关于印尼电力市场的若干情况

2019-07-08 23:02:20 围观 : 63

  

关于印尼电力市场的若干情况

关于印尼电力市场的若干情况

  过去,东南亚的电力建设市场为日本三菱、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等西方老牌企业主导,在印尼更是日本公司的天下。但是随着中国的发展,这一情况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按:这是个人工作手记之一。文章外行议电,自然肤浅粗陋,愿以文交友,做为行家里手斧正之用】 另外关于日本在印尼的近况,网上转引日本共同社消息表示,由日本伊藤忠商事和电力开发公司(J-POWER)等联合出资成立的BPI公司,计划在印尼爪哇省投资40亿美元建设2000兆瓦(即200万千瓦)电站。(注:内容可参见网文《日本拟在印尼建巨大火电站 因征地困难计划受挫》)如消息属实,则每千瓦投资为2000美元,费用高出中国一倍之多。而中国目前的发电设备也是世界先进水平。 【管理员特别提醒】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印尼的基建情况与国内大不相同,往往伴有复杂的海洋工程,如海水码头,防波堤,海水淡化,海水脱硫等,费用不菲。如中国上电股份公司总包的印尼公主港电厂,海洋工程造价就达6亿元人民币。再如中国建设的雅加达附近的龙湾电厂,沼泽地上施工,土建工程费用自然大大超出中国国内。 中国企业除了投资电站或者建设承包电站工程以外,还参与电站的运行操作、设备维护等专业工作。当前,民间资本也开始投资于印尼电站项目。 印尼有储量丰富的煤炭、天然气、地热以及水力资源,土地也相对宽裕,有良好的建设电站的资源条件。 至2013年,第一个1万兆瓦35个电站的建设计划基本完成。(计划中的最后一个是2×110MW东加火电厂,其一号机组大约去年底才运行。可能是这期间业主更换股权所致的延误)第二个1万兆瓦计划正在进行中。印尼全国的电力装机容量由计划实施时的约2.8万兆瓦,增加到约5.2万兆瓦,增幅约90%,成就是巨大的。 2007年4月,印尼第一个“1万兆瓦电站加速计划”中的第一批4个项目招标,总装机容量2700兆瓦,合同金额22.5亿美元,被中国公司一举获得。而多年来一直垄断印尼电站市场的日本公司无一收获,尽管它们把报价从以往的1200美元/千瓦,主动降到了“破纪录”的900美元/千瓦左右。事实上,当印尼第一个1万兆瓦电站计划完成时,超过85%的装机容量由中国企业供应和建设。中国企业不仅在技术、设备、施工以及成本方面占据优势,国内银行在资金保障方面的优势也为其它国家望尘莫及。当然这期间也有困难与曲折,湖北电力设计院总工程师曾用“困难极多,风险极大”表达经历,印证了“风险与机遇并存”的市场规律。 对于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所属的项目,都须进行单个项目的公开招投标。电力市场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运行,特别是这十年来的大规模扩张,建设成本方面是比较透明的。 (2)单机容量300~350MW的厂共六家,15台机组。其中含超临界机组3台。总金额约41.14亿美元,平均单位投资约842.17美元/千瓦。参见附表二。 2002年9月,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四川成达工程公司以及印尼一家公司共同合作,联手从当地APG公司手中接管了因金融风暴而停建数年的位于巨港的燃气电站项目。原业主APG公司由印尼PT.ASTRATEL NUSAN TARA与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美国Coastal Power 公司共建,原总包方(EPC)是美国的GE,项目建成后将按BOO方式运行,前期已投入二千万美元。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后,融资方考克斯投资银行(Chase Manhattan)对印尼前景不看好,停止这个项目的运作,接着又发生了911事件,美方股东才在无奈之中同意权益转让。2002年9月中国印尼两国能源论坛峰会在巴厘岛举行,会议中新老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包括核心部分的建设运营特许权。 中企进入印尼电力市场,从小到大,往前可追溯到1993年印尼TONASA火电站的国际招标。这是个容量仅为2×25MW的小型火电站。西伯利亚森林猫的特征格以及饲养方法。当时中国的四川成达工程公司(原化工部第八设计院)参加竞标,以技术方案合理、技术经济可行中标。该项目由中国提供买方信贷,成达公司总承包。这是我国承建的第一个“买方信贷”出口工程项目,1996年正式竣工。其实四川成达公司的本行是化学工程,由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牵线在印尼进行化工项目建设,已有建树。 印尼有人口约2.37亿,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但仍有相当比例的人口尚未用上电,局部停电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至2014年中期,印尼全国总装机容量约5.2万兆瓦(5200万千瓦),人均约为0.22千瓦,约相当中国的1/4.5,西方国家的1/17。由此可见市场潜力之大。但是印尼的工业未成体系,制造业是经济中的短板,大型电站设备全部进口。 (3)单机容量660MW的厂2家,2台机组。一台亚临界机组,工程总价约3.3亿美元,单位投资约500美元/千瓦。2007年开工。另一台超临界机组,工程总价约6.9亿美元,单位投资约1045美元/千瓦。2013年开工。(注:第一台3.3亿美元的数据只有一次报道,不能进行交叉验证)参见附表三。 对于具体项目的费用,笔者尽可能地搜集了中企在印尼市场建设的其中14家火电站的大约金额——当然,确切的资料只能从企业或官方机构获得,时间跨度从2003年到2013年,只能供作一般性参考。大致如下。 2006年印尼开始实施新的国家电力总体规划。当年7月,时任总统苏西洛签发第71号总统令,由国家电力公司(PLN)开展建设增加1万兆瓦总装机容量的“1万兆瓦应急计划”。该计划要建立35个火电站,10个建在爪哇省,其余建在爪哇--巴厘岛外省。与此同时,还计划将8千兆瓦的燃油电站改为燃煤。另外投入70--80亿美元进行输变电方面的建设。 今年1月,南苏电厂收到印尼国家矿产能源部批准续建二期工程的批文。二期由2×350MW超临界机组成,仍用高水分低热值褐煤,年耗原煤量约523万吨。中国神华、PLN的子公司和印尼EMM公司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开发,三方分别占股60%,20%和20%。计划2016年开工,2019年完工。 印尼岛屿众多,影响了岛屿间电网的联接,长期以来只有爪哇-巴厘-马都拉电网;苏门答腊岛一部分电站也简单联接在一起,但还未构成电网;其他地区的电站都是独立的,只能对周围地区供电,这也使得小机组有存在的空间。当然眼下印尼也对电网进行完善,包括规划海底电缆的建设。 印尼是岛国,只有雨季与旱季,水电一度占20%,但缺点是在旱季时不能满发。燃油发电比例一度占到35%,但过去油价处于高位,政府每年补贴几十亿美元,燃油发电已不是主流。几年前官方曾表示搞核电,环保组织反响很大,今年1月份时政府部门明确表态“暂时不搞”。燃煤发电依然是当前的主流。 巨港2×150MW大型燃气电站项目的成功继建,为后来中国电力企业大规模进入印尼市场做了良好的铺垫。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中资电厂就是我们去过的神华国华印尼南苏电厂(PT.CHEMM INDONASIA),是由中国神华与印尼当地一家能源公司PT.EnergiMusiMakmur公司按照70%、30%的股比合资组建的独立电商(IPP)。这是中国投资海外的第一个煤电一体化IPP项目。2008年12月,时任中国副总理的李克强与印尼副总统卡拉参加了电厂与国家电力公司PLN签订《购售电合同》(PPA)的仪式。 去年10月印尼新总统佐科威就任后,提出经济年增长7%的目标,照此,每年至少需增加电力5700兆瓦才能避免出现电力紧缺情况。相对应的是当前开始了第三个电站加速计划,在2015年至2019年的新的五年中,新增电站装机容量3.5万兆瓦。主要为火电。其中大约1万兆瓦为小机组。 以上就是所得到的关于印尼电力市场发展的一些情况,整理成文,用于参考与交流。 该煤电一体化项目包括2×150MW燃煤电厂与年产210万吨的露天煤矿,总投资约3.64亿美元(注:笔者过去将3.64亿美元误认为单纯的电站建设费用了,煤矿方面的费用应包括相关权益)。项目于2009年7月正式开工,一号机组仅用21个月就建成发电,比PPA规定的期限提前了一年,创造了印尼电厂建设的纪录。2014年,该厂全年无一天非正常停机,发电20亿度,远高出PPA规定的不得低于16亿度电的要求。 据当时的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商务参赞谭伟文介绍,以前由于历史原因,印尼的电建市场主要为日本所垄断,也有美国以及德国等发达国家参与,造价普遍高于1000美元/千瓦,个别项目甚至高达1700美元/千瓦。日本的均价在1200美元/千瓦。而中国企业进入印尼市场时的报价在800—850美元/千瓦之间,所以尽管日本与中国企业竞标时已将以往的1200美元/千瓦降至900美元/千瓦。仍然难有收获。 (1)单机容量100~150MW的厂,共六家,13台机组。总金额约18.66亿美元,平均单位投资约1100.2美元/千瓦。参见附表一。 鉴于该项目在印尼的各种优异表现,印尼能源委员会将其列为当时的示范工程,向中国大使馆提出以这个项目为标准推荐进入印尼的电力队伍。也受到矿产能源部、国家电力公司PLN的推崇。PLN时任总裁余世甘(Mr. Dahlan Iskan,现任总裁为努尔﹒巴姆齐)在2010年10月6日的《印度尼西亚商报》(印尼文版)(《Busnis Indonesia》)和PLN网站上曾对南苏电厂项目给予肯定。他指出该项目是“印尼第一个真正使用劣质煤作为燃料运行的独立电力运营商(IPP)……如此劣质的煤也能够使用起来,这对印尼苏门答腊岛丰富的劣质煤的利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是印尼第一个使用煤干燥系统的火力发电厂”“是印尼目前唯一一个正在施工建设的坑口火力发电厂”等等。 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从上面有限的数据可以得出印象,300~350MW系列机组的单位投资最显经济。 续建项目(印尼巨港2×150MW燃气电站,中文名“印尼中化巨港电站有限公司”)改由中方投资,以BOOT方式运行二十年。建设按总承包交钥匙方式进行,实行者自然还是成达公司。新项目于2003年重新开工,2004年9月并网发电。这是中国在印尼第一个直接投资建设的电站项目,也是中国在国外的第一个BOOT电站项目,对中国企业走出国门有积极的示范意义。而项目的继建对于印尼来说也同样具有积极的意义,那时印尼社会政治经济仍处于转型期,尚未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政局依然动荡,外资依然观望。因此继建不仅仅是一个项目的起死回生,也昭示着希望和光明的未来。正式运行时,新任总统苏西洛率七位部长以及中国大使卢新民参加了运行仪式。 分享:分享给朋友用手机看帖文,请扫一扫。用微信/易信等扫描还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近十多年以来,印尼政府在缓解电力紧张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早在苏哈托政权后期,国家电力公司(PLN)就与二十余家独立发电商签订了购电协议,着手进行新一轮的电站。但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暴发,政府倒台,经济遭受重创,就电力建设项目来说,银行停止贷款,电力投资商撤出,原先拟定好的电站项目“无限期暂停”。经济危机结束后,原先的投资商重新洗牌,重谈协议。整个2000-2006年期间,装机容量年增长不到1%,同时期的电力需求却年均增幅超过10%,缺电现象更加严重。 新的一轮电站建设中,针对长期以来PLN的一家独大的情况(拥有装机容量的85%以及全部电网),更多地引进独立电力生产商(IPP),其中的2.5万兆瓦发电站由独立电力生产商生产或其它资本实行,只有1万兆瓦发电站由PLN实行。资金方面,预估独立电力生产商为兴建上述发电站所需要的投资金或达到579.7兆盾,而PLN为兴建1万兆瓦发电站,包括传输和分配网所需要的投资达到608.6兆盾。(注:币值应指印尼盾去年大幅贬值之前)。 印尼的电力主管部门是印尼国企“国家电力公司”(PLN),类似于中国原“国家电力公司”,主管全国的发电、电网以及具体规划。PLN是“矿产能源部”属下的国营公司。矿产能源部内设电力司。前些年印尼在发电市场上有所放开,一些独立电商(IPP,生产的电能以协议形式出售给PLN)进入发电市场,PLN在发电方面的份额降至85%,但仍占有100%的电网份额。 而原本仅仅专营化工项目的四川成达公司,几轮下来,俨然也是电力行业的老手了,继续高歌跃进,又陆续拿下5个火电站总承包合同,装机容量2240MW,总金额至少十数亿美元。特别是2007年竣工的2×300MW芝拉扎(CILACAP)火电站一期工程,首次在印尼使用中国制造的300兆瓦发电成套设备,一举打破了这类大型设备历来由欧美日本垄断的局面。延续至今。 总之,中国企业这些年在印尼市场的卓越表现,树立了优异的品牌形象。今年1月份,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印尼经济统筹部长(副总理级)索菲安·查利尔在北京举行经贸合作会议,表示“加强在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电力等领域的合作”,并签署了关于电站合作的意向书。 成达公司建设的第一个小电站完成之后就赶上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印尼深受其害,原先准备建设的二十多座大型电站工程难以为继,被迫“无限期推迟”,而当时中国的经济却仍然在高速进行之中。东南亚国家都希望中国参与停工项目的续建。 两年以后,PLN推出第二个1万兆瓦电站建设计划,在2010年--2014年间开始建设93个电站,其中57%的容量供给爪哇--巴厘--马都拉电网,其余将供给苏门答腊、加里曼丹、苏拉威西岛以及印尼东部。2013年6月,印尼矿产能源部长在雅加达宣布,将计划中的数量扩至为1.5万兆瓦。 印尼兴建发电站的审批过程的冗长繁杂,据说需52种许可证,费时930天之久。新总统得知后也“感到大吃一惊”,指示相关部门简化手续。